頭條

皇家氣象,典范巨制:董誥《金陵十景圖冊》亮相華藝國際2019秋拍

2019/11/11

石渠寶笈遺珠

深藏二十年重磅再現

這個11月

打卡乾隆帝眷寵的“第一金陵明秀山”

皇家氣象 典范巨制

董誥《金陵十景圖冊》

亮相華藝國際2019秋拍

華藝國際廣州、香港

2019秋季拍賣會北京精品展

11月16—18日

北京東城區王府井大街57號

北京金茂萬麗酒店

董誥 金陵十景圖冊

冊頁 設色紙本

1775年作

28.7×39.5cm×10

華藝國際(香港)2019秋拍拍品

鈐?。骸俺颊a”

藏?。骸扒∮[之寶”(2次)、“乾隆鑒賞”、“宜子孫”、“三希堂精鑒璽”、“石渠寶笈”、“石渠定鑒”、“寶笈重編”、“樂壽堂鑒藏寶”、“寧壽宮續入石渠寶笈”、“雙宋樓”、“程伯奮珍藏印”、“伯奮珍賞”、“可菴庚子五十之后所得名跡”

著錄:

1.《萱暉堂書畫錄》二冊,208-209頁,1972年1月,香港萱暉堂。

2.《秘殿珠林石渠寶笈合編》第六冊,P3008-3010,上海書店影印出版,1988年。

3.《清高宗御制詩集》四集卷之二十九,頁三十至三十一,故宮珍本叢刊第561冊,《清高宗御制詩》第十二冊P33-34,故宮博物院編,海南出版社出版,2000年。

4.《清高宗御制詩集》四集卷之七十二,頁二二至二四,故宮珍本叢刊第562冊,《清高宗御制詩》第十三冊P303-304,故宮博物院編,海南出版社出版,2000年。

南京——六代帝王國,三吳佳麗城。作為一座備受歷史眷顧的名城,自古以來,文人墨客從不吝惜在這片土地上揮毫潑墨,為這座詩畫般千年古都渲染一種深刻的文化韻味。被曠古巨著《石渠寶笈》收錄、乾隆帝御題的《金陵十景圖冊》,正是對南京棲霞山美景的完美描繪。

11月16—18日,華藝國際2019秋季拍賣會精品巡展將于北京金茂萬麗酒店舉辦,集中呈現中國書畫、瓷器·玉器·工藝品、現當代藝術等眾多博物館級精品。其中,這幅有著皇家氣象的典范巨制,深藏二十年后將重磅呈現于此次展覽。鐘情于南京歷史勝跡的藏家及藝術愛好者們,可到場一睹被乾隆帝眷寵的“第一金陵明秀山”之風采。

為何乾隆眷寵清朝名臣董誥的盛年力作?

董誥是獲乾、嘉兩代皇帝器重和眷注的歷史名臣。他以傳統文人的科舉仕途獲得了一生的赫赫聲名,同時又能夠接續家學,秉承和發揚了其父親在詩文、書畫方面的成就,并以此受到上至皇帝,下至文人士大夫的推重,在當時頗有影響。

《金陵十景圖冊》正是董誥的盛年力作,精心描繪了乾隆帝多次南巡必駐蹕之棲霞山十景。棲霞山又名明秀山,被乾隆譽為“第一金陵明秀山”,位于南京東北方向約40余里處,有“一座棲霞山,半部金陵史”之稱。乾隆共有六次南巡,其中五次均駐蹕棲霞山,題寫相關詩文百余首、匾額及對聯五十余件,御制碑文數塊,可見喜愛之極。

從末幅款識:“臣董誥敬繪”可以推斷,此作是敬獻皇上之作,供乾隆政務之余,案頭手邊把玩欣賞。乾隆對此作更是愛不釋手,冊頁中前十開的每開都有其御筆題詩并鈐有一至兩枚陽或陰文印鑒,筆酣墨暢,神采煥然,君臣二人詩情畫意相互輝映,堪稱聯璧。

《石渠寶笈》作為我國書畫著錄史上集大成的曠古巨著,收錄了清廷內府鼎盛時期所藏的歷代書畫精品,卷帙浩繁,蔚為壯觀,歷來為書畫收藏家所重視。如今,《石渠寶笈》著錄的絕大部分作品已被收藏于國內外博物館體系中,流散市場者寥若晨星。因此可以料想,被收錄其中的《金陵十景圖冊》,在深藏二十年后首次亮相于藝術拍賣會,將會引發收藏市場的高度關注。

如臨現場,游歷乾隆親自蓋章認證的金陵十景

據考證,董誥的這套冊頁被乾隆在出巡時攜帶身邊。在乾隆第五次南巡抵達江寧行宮后,曾對景觀畫重題,故此圖冊獲得了乾隆御筆雙題。那么,該如何品鑒這套被乾隆帝親自“蓋章認證”的金陵十景呢?

董誥創作的《金陵十景圖冊》,畫面變化多端,景物相互映襯,氣韻生動秀潤,意境幽雅清謐,于尺幅之間營造出清雋而又豐潤的山水景色,正如故宮博物院書畫部研究員楊丹霞所評價,“《金陵十景圖冊》各開構思精巧,筆墨雋永,設色清雅,既有元人山水的圓潤渾厚,又不乏明人山水的靈動文秀……”

此冊開篇之作“棲霞山”,全景式地再現了這一帶的旖旎風光;第二開所繪“玲峰池”,峰巒起伏,樹木蓊郁;第三開所繪“紫峰閣”,石壁間山泉飛瀉,岸邊屋舍林立,雜樹翠竹互映,小橋流水敞軒……第十開“德云庵”,但見德云庵畔幽篁環繞,清蔭彌漫,澗水屈曲環流,潺潺而過,環境幽雅宜人。如此完美的繪制,令人如同親臨現場進行游歷,為當代人了解“華夏四大古都”之一南京昔日的自然勝跡和人文景致,提供了形象鮮活的圖畫文獻。

石渠遺珠

——關于董誥《金陵十景圖冊》

楊丹霞

董誥(1740-1818),字雅倫,號蔗林、柘林、味菘,浙江富陽人,是清中期著名文臣和書畫家董邦達之長子。乾隆二十八年(1763),董誥考中順天鄉試舉人。次年成進士。殿試名列一甲第三。清高宗以大臣子,改置二甲第一,為傳臚,授翰林院庶吉士,并歷任禮、工、戶、吏、刑各部侍郎。

乾隆帝《御制平定臺灣二十功臣像贊》之董誥

在乾隆時期的資深大臣中,劉墉遇事模棱圓滑,彭元瑞行為不檢,紀昀博學而不明理,只有董誥久任樞廷,勤勉精謹,進止有度,頗獲帝心,遂擢拜文華殿大學士,命總理禮部,仍兼戶部事。乾隆末年和珅擅權,排除異己,董誥忠貞清正,毫不趨附,嘉慶即位后殲除奸宄、革除弊端諸事輔弼有方,在軍機處四十余年,深得重用。并于嘉慶初年充上書房總師傅,累加至太保銜,封騎都尉世職。因平定臺灣、廓爾喀并列功臣,蒙恩圖像紫光閣。

此冊開篇之作,全景式地再現了“棲霞山”一帶的旖旎風光。但見棲霞山雄峙長江南岸,漫山遍野蒼翠蔥郁,清澈幽碧的澗流汩汩,古剎棲霞寺佇立于山巒環抱之中。遠方萬里長江東流,岸坡丘嶺相接,意境遼闊,氣象萬千。

第二開所繪“玲峰池”位于棲霞山中峰腰間。史載當時“孤亭屼峍,與石梁遙對。群山萬壑中,一泓湛然,可鑒毫發”。畫家筆下的峰巒起伏,樹木蓊郁,亭閣佇立,右側即為王冠峰,遠近煙嵐縹緲,澄懷味象,秀色可餐。

董誥學問優長,熟諳掌故,才能全面,在清中期宮廷文化方面貢獻突出,如他曾經擔任武英殿總裁、四庫全書館副總裁、充國史三通館協修等職,奉命編輯《滿洲源流考》《三通》《皇朝禮器圖》《秘殿珠林石渠寶笈續編》及纂修《全唐詩》監修《高宗仁皇帝實錄》等,通過成功的支持和參與這些重要文化事業,董誥得到了乾、嘉兩代皇帝的器重和眷注。

第三開所繪“紫峰閣”位于棲霞山中峰之麓。這里“群巒環繞,皆軒翔聳拔”,遠觀秀峙如錐。石壁間的山泉飛瀉,峰下一泓清水粼粼閃爍,岸邊寺廟屋舍林立,雜樹翠竹互映,小橋流水敞軒。

嘉慶二十三年(1818),董誥上疏以年老乞休,命以太保大學士致仕,在家支食全俸。同年十月,董誥病劇而卒。嘉慶帝御制哀詩,通過“只有文章傳子侄,絕無貨幣置莊田”之句,表達了皇帝對董氏父子的人品、學識的高度贊譽。

第四開“萬松山房”,所繪景致位于棲霞山主峰的半山腰。棲霞山麓多生松柏,“此尤蓊蔚”。每當山風謖謖吹過,萬壑蒼松鳴濤,綠蔭叢中還有崇臺杰閣。從中可見,此間“最為幽勝”。

雖然董誥以傳統文人的科舉仕途獲得了一生的赫赫聲名,但也能夠接續家學,秉承和發揚了其父親在詩文、書畫方面的成就,并以此受到上至皇帝,下至文人士大夫的推重,在當時頗有影響。其書法宗“二王”,兼及蘇、米、趙等宋元諸家,典雅端莊,宛如其人;山水在承接父風的基礎上,泛學元以來大家,尤以師法黃公望、王蒙面貌者為精。

第五開“天開巖”,位于山峰右下側,因為周圍巖石突兀奇峭,“中通一線,仄境森沉”,宛若天開一般,故而得名。南唐徐鉉、北宋張稚圭、晚明楊時喬等名士皆在此留有題刻。映入眼簾的山巖矗立如屏,“真有巨擘靈山之勢”。

由于董誥高貴的文臣身份,又能時時親近“天顏”,因此他的大量書法是“進呈御覽”或是“奉敕恭繪”的“臣”字款作品,而其用于友朋交游的“文人墨戲”式的作品傳世又數量極少。所以,收藏、研究其“臣”字款作品,成為解析其書畫的風格演變、文人內涵和歷史地位的重要內容和依據。

第六開“幽居庵”,亦位于該山峰右下側,毗鄰西峰。但見該庵數楹量笏,周圍蒼松、翠竹掩映,山泉淙淙流淌,宛若世外仙境?!岸篡稚钣?,以此為最”。

《金陵十景圖冊》是見于《秘殿珠林石渠寶笈續編》著錄的“董誥江東擷秀二冊”中的下冊。著錄原文為:“董誥江東擷秀二冊。宣德箋本,上下二冊。上冊十幅,縱九寸,橫一尺二寸三分。設色畫江寧名勝。每幅標地名,八分書?!逼涿唬糊執?、寶華山、燕子磯、后湖、報恩寺、雨花臺、清涼山、雞鳴山、靈谷寺、牛首山共十處。有云:“下冊十幅縱橫尺寸與上冊同,設色畫樓臺棲霞十景,每幅標地名,八分書?!狈謩e畫“棲霞山、玲峰池、紫峰閣、萬松山房、天開巖、幽谷庵、迭浪崖、珍珠泉、彩虹明鏡、德云庵十景”?,F上冊已佚。

第七開“疊浪崖”,處于西峰一側。但見層崖岞崿,遠遠望去呈高低起伏之狀,恍惚“大海潮汐,波瀾萬疊”。崖下有見山樓及回廊,還有小橋澗水,甚為清幽,是“西峰最勝之處”。

根據石渠寶笈著錄,并不能確認董誥這套描繪南京及其周邊名勝風景圖冊的具體創作年月,而只能根據著錄中的記述和現存作品本幅上乾隆乙未(1775)、庚子(1780)的御題詩,大略推斷其創作不會遲于1775年。

第八開“珍珠泉”,所繪景致位于棲霞山桃花澗旁。珍珠泉名冠棲霞諸泉之首,也是“金陵二十四名泉”之一。但見泉自石間涌出,歷澗而下,“白珠點點上浮,晶瑩可玩”。右側即為般若臺,原系明初僧人智曠構筑,一度較富盛名。

但查閱《清高宗御制詩文全集》,使我們的這個困惑迎刃而解。在乙未春三月《題董誥江寧名勝圖十幀》詩后,乾隆注明“此冊乃董誥典試江寧回程所圖以獻者”,而同在一卷內的《題董誥棲霞十景冊》詩后并無小注,且此詩的創作和題寫時間與上冊相隔一個月,是在此年四月末乾隆赴暢春園向皇太后問安,在暢春園時所作,因此可以判定,《江東擷秀二冊》就創作于1775年。但不應忽略的是,上冊《江寧名勝圖十幀》是董誥在由江寧回京途中所作,而下冊則極有可能是其回京后繼續完成并在當年四月末進呈御覽并蒙御題的。由于題材、質地、尺寸和作品風格相同,方被合為一套裝裱,《石渠寶笈續編》則以套冊的總名《江東擷秀圖》著錄。

第九開“彩虹明鏡”,所繪景致堪稱“棲霞山第一勝境”。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兩江總督尹繼善為迎駕皇上南巡而鑿,以蓄桃花澗等上游來水?!熬退疄橥?,仿佛明圣湖邊風景”,還有怪石堆疊,間以扶欄曲橋相連。湖畔楊柳輕拂,一泓明鏡清幽,為棲霞山平添了幾許靈秀之氣。

長尾甲等日人疏于考證,夾板題簽含混定名為《董柘林名勝圖》是不確當的。

經與御制詩原文對照發現,乙未乾隆《題董誥棲霞十景圖》“彩虹明鏡”詩注:“棲霞寺門內即此處”;“德云庵”詩注:“尹繼善、錢陳群、沈德潛有棲霞倡和詩,曾迭其韻”句;庚子年乾隆《題董誥棲霞十景冊》“珍珠泉”詩注:“江總攝山棲霞寺碑稱,尹先生記曰,山多草藥,可以攝養,故以攝為名云云。此泉復經前督臣尹繼善疏剔,亦今古因緣適相同耳”等,在作品上都被略掉了。這主要是由于畫面的空間所限,仔細觀察作品可見乙未年題詩的位置安排基本是點綴在畫意的空當處,且注意盡量不破壞畫家留白的完整和意境的營造,題字的布局、大小也顯得較庚子年題詩的見縫插針式更為從容、合理。所以,小注的省略也就不足為奇了。

第十開“德云庵”,所繪景致處于西峰之麓、臨近桃花澗。但見德云庵畔幽篁環繞,清蔭彌漫,澗水屈曲環流,潺潺而過。前岡挺立九株松,“飛翠盤空,參云翳日”,環境幽雅宜人。

至于庚子御題,則是乾隆第五次南巡途中,于三月二十六日到達江寧行宮后對景觀畫重題,也就是說,在出巡時,董誥的這套冊頁是被乾隆攜帶身邊的。除了這件,乾隆還將明文伯仁《金陵十八景圖》也隨行攜帶,在題董誥此冊的同時,也在文氏畫作上題詩,由此不僅使我們可以領略到乾隆旺盛的詩興,也說明乾隆對董誥的看重和對這件冊頁的喜愛程度。

《秘殿珠林石渠寶笈合編》著錄書影

董誥《金陵十景圖冊》石渠寶笈鑒藏印

乾隆御覽之寶(左)? 乾隆鑒賞(中)? 宜子孫(右)

三希堂精鑒璽(左)? 石渠寶笈(中) 石渠定鑒(右)

寶笈重編(左)? 樂壽堂鑒藏寶(中)? 寧壽宮續入石渠寶笈(右)

?

蔣寶陵《墨林今話》曾云,董誥的畫弟子眾,其晚年忙于公事無暇酬應索畫時,弟子常常為之代筆:“秉政綸扉,不暇握管。問應人請,皆門下士捉刀,而公之真本未易見也?!倍思督鹆晔皥D冊》正是董誥三十六歲所作,各開構思精巧,筆墨雋永,設色清雅,既有元人山水的圓潤渾厚,又不乏明人山水的靈動文秀,是董誥青年時期典型的親筆風格,毫無代筆者的行家習氣,反映了董誥不囿于家學,更不拘泥前人的高超悟性和筆墨操控力。冊中每頁乾隆盛年的親筆雙題,亦筆酣墨暢,神采煥然,君臣二人詩情畫意相互輝映,堪稱聯璧。

長尾甲、內藤虎、程琦后跋

此次華藝國際2019秋季拍賣會北京精品巡展,涵蓋了香港及廣州兩場拍品精選,除了董誥力作《金陵十景圖冊》,還有張大千的《金神羽獵圖》,以及任伯年首登拍場的《人物四屏》等等,珍品薈萃,不容錯過。香港拍賣會將于11月22—24日在香港君悅酒店舉行,而廣州拍賣會將于12月26—29日于廣州琶洲南豐國際會展中心舉行。

編輯:孫磊

注: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寶藏網的立場,也不代表寶藏網的價值判斷。
昨天河南快三开奖结果 江西快三平台 福建快3开奖列表 甘肃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预测 手机棋牌游戏赚钱下载 广西快三官网 辽宁十一选五推荐号 黑龙江22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山西高银股票配资公司 全天pk拾计划五码两期版 贵州十一选五胆拖投注法